深度|你好与不好我始终信你!隋文静韩聪的“第三种爱情”

2019年花样滑冰世锦赛双人滑赛场,经历了多次的受伤和复出后,隋文静/韩聪再次站在熟悉的冰场上。伴随着《你眼中的雨》,两人演绎了几乎完美的长节目,随着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全场起立,掌声雷动,大屏幕显示“234.84,排名第一”,隋文静和韩聪紧紧拥抱。

“我的后内成了!”看到现场大屏幕的分数显示出总分“234.84,排名第一”后,隋文静先是拥抱了韩聪和总教练赵宏博,编排教练劳瑞,她完全忘记了等分区转播机位还在拍摄,冲出画面抱住他们的跳跃教练关金林喊道,“那一刻我哭了,单跳问题又折磨了我们一个赛季,”关金林说:“这个赛季唯一一次两对双人滑在短节目、自由滑都跳出了三周跳,就是在这次世锦赛上,那一刻我觉得是一种解脱。”

过去的几年里,“单跳”俨然已经成为中国双人滑的软肋,每次比赛似乎只要单人跳跃完成之后,基本就可以预知比赛的最终结果了。为了恶补这一短板,2015年世锦赛后,曾经是国家队男子单人滑运动员的关金林被召入国 家队双人组,主要负责解决运动员的单人跳问题。然而这个“旧伤”却一直在不分场合地爆发,“中国双人滑在双人动作技术方面一直是世界上领先的,捻转、抛 跳、托举的技术都非常好,完成质量也很高,包括俄罗斯后来也在借鉴一些我们的技术,这次的夺冠热门法国女伴也曾经来到中国学习我们的双人滑技术,这是我们的长处。但单人跳是我们相对比较薄弱的环节,这些年有一些提高,但是稳定性还是比较差。”韩聪说。

经历了7次世锦赛、1次奥运会,这也是隋文静/韩聪第一次在这样的大赛中没有失误地表演出了两套节目,“2017年世锦赛上夺冠,自由滑的后内我摔了个大跟头;后来总决赛,韩聪短节目摔了;奥运会自由滑,两个单跳我们都没做好,这一路走来,真是多么痛的领悟!”手里握着来之不易的第二枚世锦赛金牌,隋文静在回忆起往事时,用一句玩笑掩盖下那些失败后独自流下的眼泪。

然而熟悉他们的人都知道,他们在过去的这些年一直在和伤病做抗争,这也影响了他们跳跃的成功率。刚刚升入成人,隋文静就因为骨骺炎入院,随后又在2016年 经历了双脚的韧带修复手术,2018年平昌冬奥会上,她忍着疼痛站在奥运会赛场上。“短节目比赛前化妆,我就一直在哭,哭得妆都花了,韩聪问我怎么了,我 说我太紧张了,我不敢告诉他我脚疼,我怕他也受影响。”撑过了短节目,疼痛在自由滑当中还是动摇了他们的稳定性,以0.43分的差距与奥运会金牌失之交 臂。比赛之后,隋文静才敢告诉教练组和韩聪她的脚很疼,去医院拍了片子,发现情况比想象的还严重,隋文静骨折了。

“奥运会的自由滑出现了很多的小失误,那段日子我一直在想哪怕少一个失误,我们可能都赢了,很懊悔,好像每天醒来都觉得这不是真的。但是在知道小隋骨折之后,我觉得更多的是心疼,作为舞伴我没有能照顾好她,那时候我只希望她能够尽快恢复健康,”韩聪说。

宿舍、医院、训练馆,这样的移动模式,韩聪隋文静关系韩聪似乎已经熟悉了,就像以前每一次隋文静住院的时候一样,韩聪跟着其他运动员一起上冰训练,之后抽时间去医院看小隋,偶尔捎几本书给她解闷,“现在,我越来越觉得沟通是非常重要的,以前她很小,她的世界很简单,我也很容易了解。但随着慢慢长大,我们每天都会接触不同 的事情,也有不同的朋友,好像几天不聊天,我忽然发现原来她是这么想的啊!她喜欢的歌手和偶像,我都不知道了。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好的信号,所以哪怕没事我 也会去找她聊会儿天,当然最多的还是会聊训练计划,还有对未来的想法。”

中国双人滑此前诞生了很多“情侣”和“冰上情侣”,但年轻的双人滑组合,仿佛开始演绎着不同的舞伴关系,甚至有些“相爱相杀”,“以前我和宏博哥就是一体的,不会互相较劲,现在的孩子不一样了,都很有自己的想法,他们在和别人竞争的同时,互相之间也在比着练,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申雪说。

隋文静说韩聪以前像自己的哥哥,现在开始越来越像长辈,她开玩笑的把韩聪叫做“二爸”。也许是对于花样滑冰的热爱,和共同走过的困难,让隋文静和韩聪之间的 羁绊更加深刻,关系也早已经超出了亲情、友情和爱情的范畴。让他们不在一起训练的日子里,都在分别努力着。“奥运会之后的伤病主要是在脚上,不能练下肢, 我就在医院进行腰部和上肢力量的训练,每天躺在床上,我就在脑子里一遍遍的过动作,回想那些技术要点,以前自己哪些细节做得不够好。我想韩聪在进步,我不 能留在原地等他回来找我,我要追上他。”

2017年世锦赛夺冠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韩聪也聊起过自己独自训练的故事,“有时候我会向小双借个女伴练托举,那女孩比小隋重,所以训练效果还不错。在冰上看到别人一起训练的时候,我心里很难受,我很想她。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ombokwisatatransport.com/,隋文静韩聪夺冠小隋做完手术之后,夏天我们一起参加了表演, 开始是我一个人在冰上,还做了托举,一个人的托举,最后我推着她上冰,很多人都哭了。”韩聪说到借舞伴的时候,在场的人都笑了,他自己也在笑,还有小隋。 也许就像那句话说的,“那些曾经让你难过的事情,有一天,你一定会笑着说出来。”

虽然有了前两次复出的经验,但这次还是比他们想象中要艰难很多,“这个赛季备战的时间非常紧张,9月份才去编排节目,我们从加拿大回来后,其他人都已经进入赛季了,后来去四大洲比赛也赢得非常勉强,比赛完之后申老师跟我说,你们数数自己失误了多少个动作,我们俩重新看了一遍录像,7个失误。”隋文静说从四大洲锦标赛之后回来,俩人心情都比较急,结果在训练中完成一次捻转托举时,隋文静从空中直接掉下摔在了冰面上。

“当时训练情况刚刚有一些好转吧,结果我的背受伤了,可能前后有10天的时间,我完全无法动弹,”辅助工作人员将她摔倒的视频通过微信发送给她,隋文静都没敢存在手机里,“太可怕了, 我不想再回看。”然而刚刚从这次意外中恢复,出发前的最后一堂媒体公开课,她又在完成单跳时摔倒在了冰面上,拉到了肌肉,那天她甚至无法站在镜头前接受媒体的采访。

“来这之前,我想过各种各样的情况,两对双人滑,我做了8套预案。这段时间,我回想了很多自己做运动员的时候遇到的问题,当时我 们是怎么克服的,让我回忆起很多我和小雪过去的经历,希望我们的经历也能成为他们成长路上的财富,”然而让赵宏博感到惊讶的是,两对双人滑来到东京的第一场训练就呈现了完全不同的状态和精神面貌。第一场训练后,赵宏博对此次和中国队一起来到东京的加拿大编排教练劳瑞-妮可说:“如果每天训练能像这样就好 了,感觉每做一个动作都有进步,这样的训练才有意义。但你知道有时候训练的效果会是0,但今天是100%。”担心运动员的状态出得太早,赵宏博特地嘱咐说:“状态要压着一点啊,别兴奋的太早,比赛还有两天,到时候容易疲劳。”

3 月20日,伴随着《没有人像你一样》的音乐,隋/韩演绎了一套几近完美的短节目,开场的螺旋线烘托出节目的深情,随后的单跳完全同步,在完成抛跳之后,两 人卸下压力,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表演当中,随着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琦玉体育馆内全场观众都站了起来,一向私下里含蓄的韩聪跪在冰面上,一个吻落在了小隋的肚子上。

这个举动让大家忍俊不禁,就连总教练赵宏博都忍不住打趣韩聪,弄得韩聪非常不好意思,“我当时就是太激动了,因为来之前小隋的腰受伤 了,我们的训练情况非常不好,所以昨天短节目滑完之后,我觉得很激动,我们做到了。尤其是小隋,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觉得她越来越成长了。我没有想太多,我很想感谢小隋,为她感到骄傲。”

由于出场顺序不占优势,两对中国双人滑组合在短节目排在俄罗斯选手塔拉索娃/莫罗佐夫之后,此前被 看好的法国组合詹姆斯/赛普瑞斯则因为训练中发生的碰撞失误,影响了发挥,基本提前退出的领奖台的争夺。“赛场上就是这样,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教练在 来之前跟我们说,比赛是很有意思的,充满了各种可能性,当你训练得很好的时候,不一定就可以拿到冠军。而当你不在最佳状态时,怎么才能将潜能激发出来,战 胜自己就变得非常重要了,”隋文静在新闻发布会上说。

教练的话他们紧紧的记在了心里,比赛就是要克服一个又一个的困难,而最终要的是战胜自己,这次他们做到了。世锦赛的场馆和酒店之间的距离非常远,对于早上训 练、中午比赛的双人滑运动员来说,他们无法回到酒店吃饭和休息,训练和比赛之间,他们就在运动员休息区打起了地铺,隋文静韩聪夺冠隋文静带着腰伤躺在组委会提供的软垫 上,蜷缩成小小的一团,这个画面让很多人看了心疼不已。

作为中国花样滑冰协会主席带队出征的申雪,在谈到隋文静/韩聪克服种种苦难最后夺冠 时说:“我们的运动员一直都在说感谢教练组,感谢团队,其实我觉得作为我们管理团队来说,我觉得更应该感谢运动员自己,感谢他们信任这个团队。我觉得这就是彼此的一种信任,在你好的时候信任你,在你不好的时候依然信任你。所以我们一直在告诉运动员要积攒所有人的力量,所有人帮助你们,然后一起走向更好的地方。”

Leave a Comment